欢迎您来到贵州xf187兴发客户端网:www.talentjewelry.com
分站: 贵阳xf187兴发客户端网   遵义xf187兴发客户端网   六盘水xf187兴发客户端网   铜仁xf187兴发客户端网   毕节xf187兴发客户端网   安顺xf187兴发客户端网   黔东南xf187兴发客户端网   黔南xf187兴发客户端网   黔西南xf187兴发客户端网   贵安新区xf187兴发客户端网   
贵州xf187兴发客户端网: >> 原创作品 >> 短篇 >> 正文

马家沟记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陈文飞    阅读次数:3608    发布时间:2019-12-23

“汪汪汪”“汪汪“汪”几声狗叫把叫醒了天,天蒙蒙亮,公鸡清了清嗓子,便开始开始了工作。上了点岁数的老人睡眠比年轻人稍浅,也是这时候已经起床了,抬一根板凳在院坝边上坐着,接着就拿出烟杆裹上烟叶“吧嗒,吧嗒,吧嗒……”

老人把烟抽完,年轻的男人和女人也抻了抻懒腰也起床了,上完厕所后便招呼自己的儿子和姑娘起床:“毛儿、妹,起来了”。

小孩子的瞌睡特别大,一两声根本叫不醒。于是男人和女人分工合作,男人负责叫儿子,则女人负责叫姑娘!女人喊到</span>“妹,起来了,人家都去读书去了”。

男人叫儿子起床可就没那么温柔,首先在儿子的脸上轻轻地拍了拍“啪,啪”,男人见儿子没有动静,接着男人直接揭开儿子的被子,叫道:“毛儿,起床了,搞快点”。看到儿子半坐在床上,说着说着就出去了。

“晓得了,爹”儿子迷迷糊糊的半坐在床上答道,接着把被子扯过来盖好又继续睡!

这个时候姑娘已经起床,梳完头发接着洗脸,开始整理自己学习的东西,女人已经做好了早餐,男人见儿子还没有起床,这下火瞬间就起来了,正准备拿火钳去教训一下这个当哥哥的!“爹,我去叫哥哥”姑娘懂事的小眼神犹如一场天降的甘露把男人的火浇灭了。

“哥哥,快点起来,爹拿火钳啦”姑娘那种声音,好像男人真的来了似的!

“晓得了,马上起来”。儿子这下被吓着了,被子往另一头一扔马上起床,鞋带都还没系就屁颠屁颠从屋里爬出来。“哥哥,爹没来我吓你的,哈哈哈”

这一分钟把儿子给气的!但他又舍不得打妹妹,这一刻他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啊!

“咦,你舍得起来啦,你继续睡彡,你还是当哥哥,我不晓得你个人好意思不”男人在一边冷嘲热讽地说。

“起来了就来洗脸彡,你还等哪样,赶门点吃完饭和妹妹去读书”女人对儿子说。

老人、男人、女人已经吃过了早餐。这时候老人在准备干活路的锄头,钉耙,铧口,男人在磨刀,女人在收拾背篓和喂牛。而姑娘在哥哥洗脸的时候一直也没有动筷子,一直等到哥哥洗脸完才和哥哥一起吃。

“哥哥,我们比赛,看那个先吃完饭,哪个输了就给另一个背书包,好不好”妹妹信心满满的望着哥哥“好,可以”哥哥爽快的答应了。

比赛在哥哥答应那一刻就开始了,妹妹还小吃的饭就比较少,舀的就少,在这一方面占了优势。哥哥平时一边看电视一边吃饭的确是慢,但是比赛他可不甘示弱,不一会儿,哥哥快赢了,哥哥说到:“小不点儿,我吃不下去了,你赢了,我给你背书包”。

“欧耶,我赢了”姑娘高兴得跳起来啦!其实这哪是儿子吃不下去啊,这明显就是儿子让着姑娘的。姑娘还以为真的把儿子赢了。饭罢,儿子和姑娘背着书包正准备去上学了,男人叫住了儿子和姑娘,说到:“没得零钱,这两块钱你们每个人一块钱”苦口婆心的交代几,接着转过身对姑娘说:“钱放在哥哥那里,你要买哪样和哥哥说”接着又对儿子说:“你龟儿要是一个人就用了,看我回来不收拾你”男人特别严肃的对儿子说。

“晓得了,爹”儿子回答道。

“公爷爷、爹、娘、我们读书去了”儿子和姑娘异口同声的喊到。

这个时候也不过七点钟,老人和男人已经收拾好准备去翻田,老人拉着牛去田里的路上,“不听话”的老牛一边走一边让牛吃草,女人背着背篓去割牛吃的草,男人已经扛着铧口和钯子已经到了稻田了,生怕老人听不到,便大声吆喝:“爹,快把牛牵过来”

“来了,你把纤绳准备好”老人回答道。老人和男人娴熟的动作不一会儿的功夫就给牛套好了枷铛、铧口、纤绳。一切都准备就绪,男人说让我来吧,老人应允了,嘱咐男人慢点并让他把铧口加深点把下面的土翻起来,要不然天干关不住水。其实这些男人都知道,他好歹也干了好几年的农活了,接着田里面就传出</span>“教训”牛的声音来:“诶……转”。

“你好生走嘛。”男人在一旁翻田,另一旁的老人自然而然也就闲了下来。于是就坐着桐子树下的石头上看着男人在田里</span>“吆喝”,老人看着男人在田里忙碌的样子,似乎想起了和男人一般大时的自己。老人照常拿出烟杆裹上烟叶,“吧嗒、吧嗒、吧嗒”。

那时老人还很年轻,老人的父亲也就是田里翻田这个男人的公,老人的父亲同样和现在老人姿势一样坐在这个石头上抽着烟望着田里翻田的老人。老人又抽了一口烟之后就愣住了,小声的说道:桐子树还是这颗桐子树,石头还是这块石头,可人还是这家子人呐

男人毕竟是年轻大汉,搞活路的的确确是一把好手,都还不到晌午,田就全都翻完、钯完了。女人割完草回去就准备晌午饭,到这个点儿,晌午饭也差不多熟了,果不其然,正在收拾枷铛的男人听到了女人的声音,急忙回答:“晓得了,转来了,莫喊了”能够听出来,男人饿了,虽然是吃早餐出门的,谁也经不起和牛在田里“转悠”啊!这是个体力活也是一个技术活,没有个两三年根本学不会,即使学会了也用不灵光。

家离稻田不是很远,回来也只要十来分钟。老人把牛关进牛圈里,拍了拍围腰上的草籽,上石梯准备进屋,女人端来了热水让老人洗把脸,擦擦汗,接着给老人泡好了一杯茶就放在堂屋最显眼的大红桌子上。说起这红桌子还是有一些故事,女人的父亲是一个木匠,这个大红桌子就是女人娘家的嫁妆之一,清一色的好木材,都是女人的父亲为女人亲自打的。女人泡完茶就准备米糠、苞谷面去喂牛,这牛岁数挺大的啦,他们的儿子还没有出生这牛就买来了,一晃儿子都上小学了。在农村,牛的作用就像一个男人一样,翻土、翻田都能干,永远都是这个家的“壮劳力”。

“你歇会儿吧,牛我来喂”男人刚放下铧口道。

“你赶门去洗手,洗脸,把打湿的裤子换下来我下半天洗,招呼搞感冒”女人回复男人说。

“行行行,你把牛喂了就来吃饭”男人接着说。

“我怕还不晓得来吃饭哦,你怕是新客儿哦,吃饭都要喊”女人幽默的回复男人。

饭桌上,男人和女人一直也没有动筷子。因为老人迟迟未到,于是女人喊道:“爹,吃饭了”

“你们先吃,我喝口酒”老人端着酒从里屋出来。

大红桌子上有四个菜,一个腊肉、一个干海椒、一个土豆丝、一个凉拌菜。女人做饭的手艺的确是好,和男人的娘做的菜一个口味,不知道的还因为是五星级酒店的特聘大厨。说起男人的娘,她可是一个苦命的人,本来日子一天天的好起来了,但老太太又患了肺结核这个怪病,直到去世也没有过几天幸福的日子。也有人说老太太走了是老太太的福气,至少不用受气,自己也解脱了,也的确老太太只要天儿不好就咳嗽,由于当时医疗条件有限,男人和女人也无能为力。就在老人、男人、女人吃饭的堂屋里,堂屋中间的香火上,挂着老太太唯一的遗像,她看着这一家人,也仿佛在为这个家现在幸福生活而感到高兴。

晌午饭吃罢。女人一刻也没有歇息,吃完饭就开始洗碗,刷锅,打扫卫生。忙完厨房的琐事,忙完就去把儿子和姑娘的衣服拿出来洗,看到儿子衣服上的破洞女人愣住了,女人先看看男人,接着就和男人商量着看过年给儿子和姑娘添几件新衣裳,男人点点头同意了,女人寻思还也没有到年底就又拿出针线开始缝缝补补,小声说着“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

男人听着女人的抱怨,在堂屋大门口喝口茶歇息一会儿,就张罗出去借个长楼梯准备补一下房顶上的瓦,因为到春上来了雨水比较多怕屋顶漏雨打湿了粮食。

老人在堂屋在准备清明节上坟的板钱、长钱、清纸。每年自家上坟的东西都是老人自己弄,老人觉得自己亲自做对老祖宗们比较有敬意,以求得老祖宗们保佑家人平平安安,风调雨顺,同时老人也希望盼得小孙子、小孙女以后能金榜题名,走出农村,告别这世世代代的束缚。

女人刚刚才缝补完儿子的一条裤子,男人就扛着长楼梯回来了,说着便让女人把衣服收拾一下帮男人稳一下楼梯,女人停了手中的活儿!女人稳住楼梯男人开始上了房顶,男人上去了之后也叫女人上房顶看看,男人在房顶一边扶着楼梯另一边嘴里嘱咐让女人慢点,小心摔着,不一会儿女人也上去了,看了说道:“这有哪样看场,在下头又不是看不到”“这你就不懂了吧,站得高看得呐。”男人接过话茬。

其实男人让女人上去并不是去看风景,而是自己心里面有愧。看着别人家都是砖瓦房,屋里有瓷砖、外边还有墙砖、院坝是水泥、院坝边上还有栏杆,自家却只有一栋“五柱四式”木房子,这下男人真的往心里面去了。之前男人想出去打工赚钱,但是又放不下心家里的儿子和姑娘、女人、老人,即使有过这个念头也只能说是一闪而过,但是现在,就上房那一刻,就在叫上女人一起上房顶的那一刻,男人眼里的目标是坚定的,想归想,但是他不耽误“捡瓦”。老人一摞摞的板钱、长钱堆起来了,女人衣服也缝得差不多啦,男人的活也干的差不多啦,这时已经是下午五点半了!

大多数这个时候上学的孩子们都在这个点回家了,果然,在远处刚修好没多久的“马路”上传来孩子们嬉戏的声音。“灰太狼来了,快跑啊”

“小羊们,我一定会回来的。”

过了没几分钟,姑娘先到家,刚进屋女人就问道:“书包呢?”

“在哥哥那儿”姑娘淘气的回答。

“你可不得了,去读个书还有人给你背书包,安逸”女人笑着和姑娘说:“早上我和哥哥打赌,他输了,他说‘男子汉大丈夫愿赌服输’所以他就给我背书包咯,又不是我要他给我背的,嘿嘿嘿”姑娘解释道。

“你哥哥让着你的,这都不知道,傻姑娘”。

女人刚刚说完,“曹操”就进屋了,两个书包也没放,径直走到水缸那儿去,拿起水瓢舀一大瓢就开始咕噜咕噜。

“你喝慢点,招呼呛到起”女人说。

“嗯,晓得”儿子一边喝一边回答女人。儿子喝完水把书包撂在板凳上,就去牛圈给牛喂水,这已经似乎成为一个规律了,正在给牛喂水时,旁边邻居家的孩子就在喊:“你快点哦,今天我们走哪儿去”

“去北山沟嘛”儿子一边把牛拉出牛圈一边回答。

“昨天才去北山沟,要不今天去老木沟”。“要的嘛,可以”。

“你搞快点嘛,人家都走了”。

“来了来了”。

几个放牛郎牵着牛悠悠扬扬的往老木沟去,跟着去的还有老人养的大狼狗。儿子去坡上看牛;女人和姑娘在家准备弄夜饭,女人切菜、姑娘就烧火煮饭;老人在柴房锯木头、劈柴;男人去稻田看看今天早上翻的田,看田里面的水够了没,水够了就把渠口给撇开,招呼水太多把田埂涨垮。

这时天已经黑了,男人扛着锄头、钉耙回去了,男人刚刚到家儿子也已经回来了,饭也已经熟了,姑娘正端菜、碗、筷上桌。男人和儿子在洗手,男人问:“毛儿,今天牛吃饱了没得”。

“吃饱了,我们今天去的那点儿,马儿杆特别多”。

“你去摸摸牛角是不是硬的,硬的话就是吃饱了”。

“我才不信哦!爹,你哄我,牛角一直都是硬的”。

“哈哈哈,你脑壳还是麻溜嘛”。

“你两爷崽赶门来吃饭了,一天没得事”女人催道。

“来了来了”。

今天的夜饭特别丰盛,这些东西在他们这样的家庭的饭桌上几乎平时是看不到的,只有过年或者说是重要节日才会有的。且看桌上有昨天女人去赶场买的排骨、烤鸭,总感觉今天晚上要庆祝什么似的,或者说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宣布。

“爹,数学小考我得了第一名”姑娘首先抛出话题。

“是是是,你了不起嘛”儿子有点不开心的接过话茬。

“第一名可以,以后还要继续努力”老人鼓励孙女儿说。

“你喃,光说妹妹”女人问儿子。

“我们还没有考”儿子心虚的回答女人。

“娘,哥哥撒谎,他们也考了,他考了第二名,他不好意思说”姑娘古灵精怪的戳破了儿子的谎言。

“考第二名也不错嘛,有哪样不好意思嘛,说明自己还需要努力,有一个目标也好,毛儿,你说是不是”男人在安慰儿子的同时也在鼓励儿子。

“就是嘛,我就是想考第一名了才和你们谈嘛”!儿子信心满满的说道。

“先吃不管,后吃洗碗”女人嘱咐儿子和姑娘快点吃。

这个时候女人、儿子、姑娘已经吃完饭下桌了。只剩下老人和男人还在喝酒,女人平时也很少让男人喝酒,估计可能是今天男人太累了,所以也默许了男人陪老人喝酒。老人和男人碰了一下杯,老人一口一口喝,男人一口就干了,然后陷入了沉思!男人又喝了一口,杯子放在桌子上后面向老人说道:“爹,我想出去挣钱。”

“你想好了吗!”老人反问男人。

“想好了”男人意志坚定说道。

“毛儿和妹都还在读书,以后花钱的地方还很多,在屋里光靠这几亩地很难供得起他们两姊妹读书,再加上你老人家身体还好没生得哪样大毛病,你在屋里也可以照管一下他们,我在外头干活路也放心。再来说,看到起周围团转这几家都修砖房了,我们还是这个老房子,每到春上雨水多瞌睡都不敢好生睡,生怕漏雨淹了堂屋和打湿粮食,而且在人家面前总感觉要低人一等!”男人接着说。

“行,你媳妇晓得不?”老人问。

“还没和她说,怕她不同意”男人说。

“你问一下她是哪样意见,毕竟她一个妇劳动带两个崽崽不轻松”老人继续说。

“要得,等一下和他说”。

老人好像有点醉了,自己下了桌什么话也没说一个人慢慢地走进自己的房间。桌上只剩男人一个人喝,今天的就感觉没有度数,怎么喝也喝不醉!女人看到男人一个人在桌子上坐着喝闷酒,并凑上去问道:“囊个了哇,还不和我说,今天下半天在房顶捡瓦就不太对头”。

“我想出去找钱”男人说。

“可以彡,那你准备哪个时候走哇”。

“明天一早”。

“行嘛,我把碗洗了给你收拾衣服,温瓶里面有开水,你去拿冷水‘冲’一下,洗个澡洗个头,把脚也洗一下”女人嘱咐男人。

“今天的碗我来洗,你去休息一下,你今天也累了一天了,不要怕你以后洗碗的机会还有很多”男人开玩笑的和女人说。

着男人开始收拾桌上的碗筷,把剩菜端去灶房的橱柜里,接着洗碗、打扫灶房卫生有条不紊的忙活着。女人也没有闲着,给男人收拾出门的包。里面放了两双鞋和两套换洗的衣裳、两条裤子,其中一条裤子还是上次男人上坡弄柴挂破又补上的,那个补疤还清晰可见,女人也把它放进了包里,还放了一罐酸海椒、一块腊肉、两节腊肠。忙活完已经晚上十点半了,都差不多睡了,还是和往常一样,女人和姑娘睡,男人和儿子睡,老人一个人睡!

睡觉前,儿子问男人:“爹,我们今天晚上为什么不睡一头喃”。“你已经长大了,要一个睡一头,你不是说你是男子汉吗?”。

“对,我是男子汉,可是我还小嘛,爹,那我就抱着你的脚睡觉,要得不”。

“要得,但是以后你要听你娘的话,还要照顾好妹妹,听到没得”。

“我晓得了,爹,你放心,我一定听话”。“好,要得,时候不早了,快点睡,明天还要读书”。

“嗯”。

由于隔乡镇上有点远,必须得半夜就得从家里出发去赶车,男人今天之所以不和儿子睡在一头,就是怕半夜走的时候把儿子弄醒。直到男人听见儿子的呼噜声之后才起来拿起包准备出门,强忍着哭声,生怕让儿子听见。这时候女人也起来了,对男人说到:“东西拿完了没有”

“都拿完了”男人说。

“一个人在外头,多长个心眼儿,还有就是危险的活路不要去干,没得事的时候就捎个信儿回家,不要让我们一家老小太担心,过年的时候不忙就回来过个年在出去”女人千叮咛万嘱咐。

“我晓得了”。

这个时候老人也起来了,披着外套对男人说:“毛儿,去管一路平安,发财转身”。

“好,爹”。

说完男人就转身离开了,刚走过院坝,回过头说:“我走了”男人一边说一边小声唏嘘。

“好,要得,去一路平安”老人说。

手电筒的光一直沿着马路逐渐远去,直到没有了光亮。

接着传来几声狗叫“汪汪汪”“汪汪”“汪”。

 


编辑:纤手香凝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xf187兴发客户端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760-1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公众号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网站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35928332 位访客